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素朴郭林 首页 说说 查看内容

农村盖房(八)

郭林 2020-7-22 12:55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有了妹妹之后,房子就更不够住了全家人一商量决定在西山坡盖新房。当时,西坡已经有几家了,爸爸也选好了盖房的位置只是,父亲选中的不偏不倚是个大土丘,需要先把土丘挖走才能打地基。那土丘长50米高5米左右,无奈 ...

有了妹妹之后,房子就更不够住了

全家人一商量决定在西山坡盖新房。

当时,西坡已经有几家了,爸爸也选好了盖房的位置

只是,父亲选中的不偏不倚是个大土丘,需要先把土丘挖走才能打地基。

那土丘长50米高5米左右,无奈父亲只好先做愚公了

其实我感觉他大可以再选一处

父亲用了他人生中最珍贵的几年,

而这几年竟然是抱着个土疙瘩啃,

这让我现在感到不可思议,至于他的苦心,我当时更是不明白

其实,我挺佩服他的,可能盖房子是那一辈人最大的梦想

只记得,他那时,与鸡子同起,与猫头鹰同睡。

他的工具也很简单,一张铁锨和一张铁镐,

西坡口那个偌大的垃圾沟,被他朝朝夕夕的给填平了。

他创造的并不是一所房子那么简单,而是在他儿子心中竖起了敬佩,竖起了精神!

十冬腊月,他总穿的破破烂烂的,勉强挨着,旧衣服都是捡来的,

省下的钱都贴补给家了,也许这是他理应的

但是他强烈的责任感,是别人少有的。

父亲一个人苦干着,夏天热了,就打灯夜战

冬天冷了,就用破棉花套子裹住脚

没有人在体力活上帮过他,更没有人在精神上鼓励过他

甚至母亲在此方面还扯他后腿,埋怨他不出去务工!

谁为他做一双棉靴?没有!

谁为他在心灵上施以安慰?没有!

日子这条小河冲击着他,生活这条大山压着他

让他没有喘气的机会,而我的出现也仅仅是给父亲送送饭,送送茶

或者来叫他回去做其他事。


无论是夜幕下,那束凄凉的灯光,

还是凌晨里,寥寥无几的星子陪伴,

总能听到他喘着气,挥舞着镐头,手滑了,就吐口吐沫在手上

他有个念头,让儿女们早些住上新房。

他虽是个农民,可是他有信念,信念可以让人顿产力量!

那胜利的灯光一直亮了三年有余,从搬移土丘到盖起两间小平房

两间小平房是仍然是暂时的住所,因为他还要盖上房

以及打个土窑,以及更多......

爷爷家的大牛下了小牛犊,于是不久便把大牛卖了,

又四处借来钱给我家里买了辆手扶小四轮

小四轮是农民的象征吧,确实挺惠民的。

在务农上是绝对好帮手,包括现在小四轮季节性的出现在城里

拉些西瓜去城里买,城市也接纳了农民!

城管仍然撵着我们乱跑,但起码这大门是开着的,吃饱是否?

那是自己的事,只要你不冻着!

弟弟和父亲掏沙土


2间小平房盖得很仓促,是临时驻地,

落成后家里放了2把500响的精装大地红鞭炮

之所以放2把也是事出有因,移土期间出了点小插曲,

不小心挖了人家的祖坟。这事说起来就是这么的巧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弄人,也许家道的衰落与变故与此有关

更也许家族的一蹶不振是从此埋下了伏笔。

可我们恭恭敬敬的把人家的棺爵重新迁葬了呀!

虽然我坚举‘相信科学’一旗但也偶尔对特定的事实百思不得其解。

我早忘了住新房时是什么感受了,只记得那时屋里还很潮湿

可妈妈就迫不及待的让搬上来住,也正是因为这湿气,母亲得了风湿病!

2间房一间是灶房,一间是我们5个人的卧室,两张床中间用布遮住

家虽然是搬上来了,可我常常念着我那些老伙计们,所以也常往老村跑,

于是偶尔也在奶奶家吃饭!




题外话;
我眼里心里都看着,父亲掘土盖房,一砖一瓦,我都十分难忘,

即便刚出入社会时,也时常抱着与老屋同留守的决心,

对于娶媳妇,始终抱着,就是这种房子,爱嫁不嫁的态度。

可是没几年,村里面的孩子们都在城里买了房,

我倒是并不眼红,只是父亲反而觉得要跟上新时代的形式,不要过到人后去。

对于此,我也渐渐认同了,即使我真的是那种从来不循规蹈矩之人,即使我从来不在乎别人说三道四。

那时的人们,把半生心血都用在盖房上面,

而今他们连那个权力也没了,只能掏钱买别人盖的房子。
 
农村人如果想跟上城市里的节奏

对不起,我们真的不行,真的跟不上。

为什么要跟着用马桶?

为什么要跟着穿皮鞋西服?

为什么我们不保留和扩大我们自己的优势。

一亩三分地,不愁吃喝,山山水水,无人指挥,做一方皇帝不舒服吗?

人总是看到他人欲望,不论适不适合自己,都想去试一试。

其实,还是因为自己活得不明白,不能够放下。

更多艾灸及病理分析,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素朴郭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网友评论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