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素朴郭林 首页 说说 查看内容

探山杂记(寻柴胡)

郭林 2020-7-21 12:09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银行里,大厅经理稍不耐烦的告诉我,你这个今天快下班了,只能明天办了。听完后,我转身出了银行,淹没在闹市的人群中。大马路上车水马龙,天气闷热,无形之中这种环境多少让人有些急躁。上了车,一看表五点多,两天 ...

银行里,大厅经理稍不耐烦的告诉我,你这个今天快下班了,只能明天办了。

听完后,我转身出了银行,淹没在闹市的人群中。

大马路上车水马龙,天气闷热,无形之中这种环境多少让人有些急躁。

上了车,一看表五点多,两天没有睡好觉了,想驱车上山美美的睡上一觉。

只是,店铺的订单,柴胡从上个月开始预订,到现在还没发完。

心一横,继续去寻找哪儿座山系还能挖点

从小城一直顺着洛河往西开了约50公里后,老远就能看到隐约的山脉,气势磅礴,从大体来看,前有古水洛河,后有靠山山脉,山山水水护佑着这一带。

我打听了上山的路,一直顺着小道往上开去,

林荫蝉鸣,虽躁,但此躁非彼躁。

寻寻觅觅前半生,又继续回归到生活的原点,如果你问我现在的梦想,只想当个山野匹夫,牧马采药,闲暇赏花与景,若能一览古书,清净优雅那该有多好!

只可惜,现在多半的时间都用来赚钱还房贷与车贷了,忙着所谓的事业!

不知不觉已走的远了,我择机停下,看一位老大爷坐在自家门前。

看年龄七十左右,停下车,我俯下身去询问,因大爷蹲坐在一个小板凳上。

我问及山上有柴胡和丹参吗?大爷笑着说,指着耳朵,说自己聋听不到。

我又提高嗓门,与其言语,大爷拉着我的手,让我更近一些。

沟通虽然有些障碍,但是大爷思路还是比较清晰。

大爷言到,近几年来,山上的柴胡已经绝迹了,现在都在捋连翘。

又聊了此山的其他药材,以及某种药材的用药经验,

看大爷对此所知不多,故而告别,继续上行。


临走时,老大爷挽着我的手,让我到家坐坐吃饭后再走。

5分钟的谈话,只是一面之缘,不同环境的人,面对如此邀约,其想法各不同。

这让我不得不想起,少年时曾经到城里卖瓜,家父切了几块西瓜端着分发给围观的众人。

大多数人接了,其中一位中龄妇女,摆摆手,不接,家父出于农村人的憨情再三推让,岂知,中龄妇女生气了,呵斥父亲走开。

最后家父尴尬了一下走开了,究其原因,不过是嫌弃切西瓜的刀子看起来锈迹斑斑而已,不过是嫌弃家父的手上搭着一条旧毛巾而已。

我婉拒大爷的热情,继续上行。


再往上行,空气独好,我大口大口的呼吸者,妄图吐故纳新,吐掉城里面的污浊。

找了一个地方,停了车,坐下来小憩一会。

身旁簇拥着鲜花朵朵,附近一对大爷大娘在锄地耕作。

看年龄也将近70左右,那是一片豆子地,豆子与草并齐摇曳着,除过草的,豆子似乎迸发了新的生机。

锄地这事,现在年轻人谁还做,大多背着喷雾器打除草剂,省事方便。

但是从长远来看,对土地土壤的伤害,长出来东西,无形之中又伤了人

所以,社会进步了还是退步了,其实都不是,这就是自然规律,把人类的发展比作一个人,它在童年时代开心快乐,到成人时代则要背负太多,无论它愿不愿意背负,因为人类总是以其自己所认为对的事,去违背他的意愿。



和大爷聊了聊本地的药材,也言到柴胡已绝迹

现在大多数人都在捋连翘,连翘今年价格涨到7元一斤。

我无奈的笑着,也感慨着。

对于柴胡已绝迹,我问了很多老一辈人的理解,有几位觉得是现在不让放荒导致的,所谓放荒就是冬季出现的山火。

对于此,我也表示暂时怀疑,但是这让我想到一句诗来,即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来,同时也想起,五行之中,木火土金水,无火也就无生。

而对于连翘,受疫情影响,中药消炎药或是类似中药抗生素类药材,价格翻倍往上涨,于是今年大多数人放弃了捋艾叶,多半去捋连翘去了。

但是,连翘啊连翘,十月连翘药性方熟,这个季节采的青翘难有其药势,而这些上至专家学者,下至药农百姓谁又能去管。

无外乎一钱尔。

只是,当全社会都在将中药材当做抗生素消炎药使时,中医药的优势也就荡然无存了。

这也是自然规律,人类有变聪明的一天,也会有变笨的那一天。

更多艾灸及病理分析,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素朴郭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网友评论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