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素朴郭林 首页 说说 查看内容

回忆童年(六)

郭林 2020-6-15 16:40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回忆童年(六)弟弟大了,我们家也不够住了,我便常和爷奶住在一起;奶奶住在土窑里,土窑很深,冬暖夏凉,里面放些瓦缸装些粮食。在窑底有个半人深的地道,每次躲猫猫,我总偷偷猫进去,即使心里有些害怕,但还是闪 ...

回忆童年(六)

弟弟大了,我们家也不够住了,我便常和爷奶住在一起;

奶奶住在土窑里,土窑很深,冬暖夏凉,里面放些瓦缸装些粮食。

在窑底有个半人深的地道,每次躲猫猫,我总偷偷猫进去,即使心里有些害怕,但还是闪过一丝欣喜;

因为他们自是踏破铁鞋也难找到我,就这样等啊等,心里又渐有些失望,因为他们根本没人来找我!

我们躲猫猫范围是可以规定的,也总有告密者,我们是无处不藏的,树上,牛屋,缸里,土洞,只要是可以塞进去人的地方,我们都不会顾忌;

那怕裤子开了彩,那怕全身脏兮兮的,只是大家会很开心;

躲猫猫,还有另一种形式;‘摸猫猫’,我们通常在长长的过道里,把眼睛蒙起来,但这种游戏方式有局限性,只能在过道里或者水里;

在过道里把门一关顿时黑了好多,空间也刚好,大家都屏住呼吸,摸得的那个人常被我们挑逗,是很惨的,偶尔也摔一跟头,但也会蹑手蹑脚的忍着疼痛拍怕屁股。

大家都小心翼翼,生怕自己被摸住,毕竟捉的那个人太悲剧了,当然谁也不想当第一个捉人的人,这样我们就石头剪子布,或者押指头谁输了,谁当!

......时光易逝,当我再回首时,天空还是那天空过道还是那过道,只是已被尘土覆上,再没有一个脚印子了,地上的老鼠窝也越来越放肆了,但我想这些老鼠定会很消瘦,很孤独。

我家自从有了我,就和爷奶分家了,我家里有台16寸的黑白凯歌和一台缝纫机,外加一张大床,大床刷有红漆,绘有绘画,别的倒是没有了,可见那时结婚是多么简单啊!

也确实是过日子来着,我们家院里有3棵果树,石榴,苹果,梨树,论辈分,石榴树最老了,可惜它除了火红火红的花之外,果实都坏掉了。

苹果树有两个碗口那么粗,每到秋收,果实便挂满一树,只是品种不大好,又酸又涩,就这,我们却把它当宝,只有梨树最为甜,可惜它早早的枯死了;

等苹果成熟时,伙计们总是让我带他们来采摘,否则就以和我断绝关系为由威胁我,他们也常趁我不在家偷偷来摘,何况他们个个都是爬树能手,为了防止偷采,奶奶总在成熟时在树上挂个‘果实有药’之类的牌子,但那始终吓唬不住这帮崽子们!

那时的家里虽有电视,电却是常停的,停电就好比是家常便饭,更有甚者有些老婆婆家里干脆就不扯电线了,我们主要以马灯和油灯为主要照明工具;

至今,我还保留着家里的那盏天津马灯,油灯则是自制的,一团麻绳和一个废药瓶调和点洋油就可以了,一般用针尖去调火焰;

马灯是爷爷经常拎在手里的,因为爷爷住在村边的沟沿牛棚里,半夜是要起夜的。

我偶尔会和爷爷一起睡,但牛棚那炕太高了,我总得搞个东西来垫着点方能上到床上去;

一般是和奶奶在一起的,那时的冬天没有空调,更没有电热毯,可能有只是我没见过,家家户户取暖是靠一个输完水的药瓶子灌上一瓶子热水,塞进被窝,这方法挺靠谱,可以暖暖和和的过一夜。

我们家也算风水宝地了,只因为这台凯歌电视,伙计们一到傍晚六点便都三三两两的聚在我家里巴望着看动画片,就几个小板凳都被占光了,有的就一屁股坐在地上,那渴望的呀!

那些年代的动画片特别难忘,《海尔兄弟》《大脸猫》《人猿泰山》《西游记》,虽然电视满是雪花点,声音也杂乱不清,但是一个个都痴迷的像什么似的,正好是饭点上,任凭人家妈怎么拉也拉不回去!

屋顶上的天线有4、5米之高,为的是多收几个台,可扭来扭去,始终还是县里的那个台,到了07年家乡掀起了安装卫星接收器,俗称‘大锅’的风潮,那时频道的确是多了,而今更是装上了有线电视,可是无论如何也弥补不了儿时对电视的那种渴望了,注定一些古老传统的游戏,到我们这代已经无法交接了,高科技我们玩不了,能玩的只是随手拈来的金木水火土,
童年啊!你就是个梦,只是梦总要醒来的程序谁也无法改变!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网友评论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