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素朴郭林 首页 说说 查看内容

漫谈前列腺炎治疗的新思路

郭林 2020-1-13 18:44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今天,我们来聊聊男性那些事,有位朋友介绍了自己的朋友来求助,自诉是前列腺炎,前来求助;患者自诉;我有前列腺炎症,夫妻生活有点力不从心,房事后总觉得腰酸背痛,想询问一下中药是否能够调理好?对此,我先来来 ...

今天,我们来聊聊男性那些事,有位朋友介绍了自己的朋友来求助,自诉是前列腺炎,前来求助;

患者自诉;
我有前列腺炎症,夫妻生活有点力不从心,房事后总觉得腰酸背痛,想询问一下中药是否能够调理好?

对此,我先来来谈谈“前列腺炎”的问题,从哪里谈起呢?

从我最早在北京一家门诊工作时,新转过来一位护士,这位护士是从北京某男科医院转过来的,从那边辞职,到我门诊做医助,有一次向我们讲述了她自己的工作经历,在那个男科医院,她们有“就诊的标准流程”,专门针对男性,其中特别以前列腺炎为最多,小小一个炎症,先是按照标准流程做相关检查,然后,主治医师给与“话术”配合束缚“治疗”意识,然后, 再由护士配合做相关的烤电理疗,这期间再间接的向患者推销保健品,一套标准流程治疗大约花费在2/3万左右,如此一来,这个诺大的专科男科医院,风光的存在于北京某个区域,月流水几十万。

我问了几个关键的问题;

一个是怎么治疗的?
一个是最后好了吗?

护士回答到,检查以后,先配合护士按摩手法治疗和烤电,再配合口服消炎治疗。有的确实症状减轻了,有的感觉改善的不明显,我说那就没有人“闹事”吗?花那么多钱,治疗后,没有改善,她说,有,但是我们检查指标上都显示指标逐渐在好转,因为检查指标可以“人为”修改,所以,他们只要在我们医院检查,我们不怕。

实际上,这种情况早已在行业内普遍存在和发生,特别是“民营医院”,因为民营医院自负盈亏,更像一个“商品交易中心”,而正是这些始终会导致“医患关系”的隐患。

直到前几年北京武警二院因为“魏则西事件”闹得这个行业的内幕被逐渐揭开,甚至今年贵州欧亚医院已经成体系的敛财数亿元,这对我来说,早已见怪不怪,因为事实上,大家潜意识里的“武警医院”“研究所”“牛皮癣研究院”“专科医院”,“解放军某某医院”等,大多数是借此名敛财而已,哪里管患者的死活。

中国人有一个潜意识,认为冠冕堂皇的医院,先进的仪器,高科技新型的治疗手段,就能创造很多治疗的可能性,而事实则不然,事实上西方医学越来越偏离了“救死扶伤”的初衷,而成为了某些人某些机构敛财的工具和平台而已。

一方面是医学的认识论,一方面则是我国医疗的“制度”问题,一方面是患者的“无知”催生了这些。

所谓的认识论,还是要溯源到西方医学的“根上来”,我们把西方医学比作一个正在“成长的孩子”,因为它的结合发展,不过百年,那么这个正在成长的孩子,他是非常容易犯错的,比如,数十年前,我们在学习解剖学的时候,老师告知这个“阑尾”啊,最好是没有病之前就把它切掉,以防得阑尾炎,到时候还得受罪,很快,数十年后, 西方医学研究又发现,这个“阑尾”这个东西,参与人体的免疫,也是非常重要的“免疫器官”,能不切除就不切除,切除了那免疫机能可就缺失一部分了。

也包括西方医学研制的药物,如降压药,化疗药以及抗生素等,现在都换了好“几代”,之所以推翻前“几代”药物是因为,研究发现那些药物对人体的肝肾毒副作用太大,大家想一想,这些研究的依据是什么?

那个科学家医学家能够保证,我们今天所服用的药物,它的毒副作用是最小的?按照西方医学的认识论来讲,目前恐怕无人敢说这种话?

二来讲,我个人觉得“制度”的问题,这个“制度”的问题,其中是“医德”的孵化培育激发,现在我们作为医者,我们似乎忘记了,我们作为“医”的根本。我们作为医的根本是“救死扶伤”,我们要让患者开心起来,要让患者感觉到有希望,我们不求这些西医大夫能达到像我们老祖宗中医“医勿重利,当存仁义,贫富虽殊,药施无二”这样的境界。

起码,您不要轻易的给患者下“死亡日期”吧?您不能随便告诉患者,您这个病,是治不好的,谁说能治好?那就是坑你的!我真的特别想问问,我们是处于一种什么样的心态说出这样一番话?这样说是有助于病人康复亦或是能够显得自己比“阎罗王”还更牛?

但是,我们作为患者,我们还真信了,就因为人家是“大医院”是某某疾病的“专家教授”,于是,我们潜意识里认为这种病不可能治好,或是,我这个病活不了多久了,医生说我只剩几个月的寿命了, 我该吃点啥吃点啥吧,于是一家人陷入了沉重。

但是,我们却始终忽略了,西方医学尽管已经站在世界主流医学之“顶端”,但是也是存在一定的短板和弊病的,我们还把西方医学比作一个人,试问,哪有一个人是“十全十美的,甚至他说的是绝对的真理”?说着说着,又说跑偏了。

我们继续来说回到“德”上来,我们现在的医生好像是一种“职业技师”似的,但是我们似乎只学会了“技术”,而忽略了,这个医的“职业道德”,简而言之,就是进入医疗行业,什么能干,什么不能干?干了会怎么样?为什么不能干?

虽然我毕业于医学院校,但是我由于当初贪玩未有考取执业医师证,所以,我并不清楚我们的“医德医风”教育是在学校?还是在医院内部?或是在哪里?

至于“医德”的丧失,我相信,不断的杀医案,紧张的医患关系,都是这个失德的“果”,而苏州大学附属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心内科主任杨向军,博士生导师,全国和江苏省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享受国务院国家政府特殊津贴专家。

哎呦,我都懒得再继续打这么多头衔了,后面还有五六个,他的光辉头衔多吗?多?这么大的专家说话够权威吧。

但是他“失德”了,因为自己利用手术便利,过度医疗,借机心脏支架回扣,每装一个回扣一万,截止案发,或已敛财数亿。

说来也怪,我这个人从来不爱看头衔,我跟过的专家也多,其中也不乏国家领导人的保健医,但是在我心里,我以“德行”去评判一个人,这个人的德行够了,哪怕是个乞丐,我也会由衷敬佩,哪怕你是“天王老子”,失德,在我眼里,不过天地抛弃之遗孤而已。

由此可见,即便是如此“权威”“教授”“博士生导师”也未可以全信,何况一个狭隘的“医生”,他的能力又有多大?我所谓的狭隘,是指自己医不好的病,就说这个病治不好,须不知,自己的知识毕竟是有限的。
 

其三,我就不讲了, 诸如现在已经风气成行,一听说,高血压, 糖尿病,诸如肿瘤,白血病,就受那些专家们的影响,认为治不好,这是绝症,但是一方面潜意识知道治不好,还愿意付出倾家荡产的结果去“治疗”。当然,当今社会,看病难亦,如西天取经,要经历八八九十一难,一个医生换一个医生去试,试对了,说真的那真的是渊源。

当然,我们还是要回到男性前列腺炎这个问题上来,现在普遍大家把“前列腺炎”这个问题,看做是单一的一个问题,然后,只一味的去治疗“前列腺”的问题,这样的治疗模式,就是西方医学“独到”的局部治疗,而实际上我们想一想,尿频,夜半上厕所,腰酸背痛的问题,是否是身体机能整体下降的一个信号?或者说,我这一拳打出去,你看到的是我的手打出去了,但是你没看到的是,我这个整体的动作,其中也有肌肉的发力,神经的传导,思维意识的主导,才完成了这个打拳的动作?

那请问,尿频尿不尽,半夜入厕频繁,这些症状,是单一的前列腺问题吗?还是也与诸如,该吸收的水不被身体吸收,从而“水湿泛滥”尿频,或是尿无力是否也与身体的元气不足,不足以推动肌肉完成它该完成的动作?

所以,前列腺炎,一味的去治疗前列腺,会“彻底”康复吗?鼻炎单纯的治疗“鼻子”会“彻底”好吗?或者肺癌单纯的治疗肺,能“彻底”好吗?如果可以的话,那我们也就不必要用整体观的思想,以及五行的相互因果关系去看待疾病了。

从国家层面,我们知道政策对于我们的影响,但是看在人体和疾病身上,我们却只看到了病,而看不到这个“人”!

当然,我们还是要怀着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方法这样的标准,那么我来贴上一两张反馈图;

我看到最近抖音上一位医生“治疗”前列腺炎,粉丝数百万,好多人看抖音后慕名而去,但是我看这位医生是“西医”,其实,我也很好奇,西方医学是如何治疗前列腺炎这一问题?是从“标上”治,还是从“根上”治。

但是,我只习得传统医学的皮毛,经传统医学的调理后,睡眠会转好,精神转好,症状消失,房事后腰痛问题消失,我调理的思路是“整体论治”只要整个国家(五脏六腑)发展好了,作为个人(某一组织或器官)也自然会“幸福”。

对于有上述问题的男性朋友,我推荐一款茶疗系列产品,上述患者我推荐了“黄精”,此物能补肺益气,对咳嗽,痰多,哮喘,男性问题,睡眠不好,乏力,元气不足等问题,有一定辅助,大家每天可以冲水来喝,方便,也无毒,因为黄精属于药食两用产品,肝郁肾瘀之体质有上火的可能,酌量减量即可,大家随缘。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网友评论0人参与